廊坊新闻网-主流媒体,廊坊城市门户

开元酒店私有化背后 鸥翎投资大股东郑南雁身影闪烁

2021-01-27 16:12:25 来源:第一财经

作为本土高端酒店集团的代表之一,开元酒店的品牌发展一直不错,然而其资本运作道路却可谓命运多舛。几经周折上市后,如今,其又拟私有化。

日前,浙江开元酒店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开元酒店”,1158.HK)宣布,鸥翎投资(Ocean Link)及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红杉中国)提出私有化要约,待落实后将从港交所退市。

根据公告披露,开元酒店每股H股要约价为18.15港元,涉及H股总数5517万股,涉资约10.01亿港元;每股内资股要约价为15.18元人民币,涉及内资股约2595.94万股,涉资约3.94亿元人民币。

其实开元酒店的上市之路颇不平坦。据笔者了解,作为风险投资,凯雷2007年的年底以约1亿美元入股开元酒店,当时凯雷支付首批资金约3.4亿元,开元系为此还做了重大战略调整,并增加进军景区板块的投资计划。

然而,此后的资本运作却并不顺利。有知情人士告诉笔者,凯雷当时入股是希望开元的酒店板块可以独立上市,彼时定位全高星级酒店的开元酒店集团净利润不算很高,于是为了提高市盈率、市值和股价等指标,开元系和凯雷打算将开元酒店集团的房地产业务和酒店业务一并捆绑上市,这样就变成“开元旅业”整体上市。但随着房地产政策多变而再次将计划改为酒店板块独立赴港上市。数年前,原本开元酒店已通过上市聆讯,但鉴于当时港股市场不景气,怕公司股价被低估,又选择延后上市。

蛰伏多年,此后终于完成上市的开元酒店,却在上市不到2年后突然拟私有化,这又是为何?

根据笔者多方了解和观察,开元酒店此番私有化,看似出乎意料,但却在情理之中。

首先,疫情给整个酒店行业带来影响,开元酒店也不例外。在2020年,疫情最为严重时,开元系关闭了大量的酒店,即便还有部分开业酒店,整体入住率也非常低。这给开元酒店带来巨大的经营压力。根据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开元酒店实现收入5.44亿元,同比减少39.9%;净亏损逾9065万元。

虽然之后随着旅游市场的逐步复苏,开元酒店也恢复了营业,但毕竟2020年疫情带来的影响巨大,因此开元酒店整体的业务压力很大,私有化或许可以减轻负担。

其次,开元酒店一直是主打高端酒店产品的,所以其整体的投入不菲。尽管开元酒店有不少项目是轻资产的委托管理模式,但其定位意味着总体的开支不会低。加上各类成本的上涨,其资金吃紧。开元酒店2020年半年报显示,开元酒店不仅在股价上持续低迷,一年内到期的流动负债已经高达10.58亿元,而开元酒店流动资产仅为8.88亿元,不足以支付短期负债。

资金和业绩双重压力之下,开元酒店的股价上涨空间又比较有限,再加上此前疫情的影响,如今溢价24%进行私有化,对于开元酒店而言,起码在财务上是划算的。

再来看提出私有化要约的鸥翎投资及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红杉中国),资本背后的“大佬”颇耐人寻味。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2月,鸥翎投资就在开元酒店上市前夕进行过战略投资。鸥翎投资平日里颇为低调,然而其大股东郑南雁却是叱咤风云的本土酒店业“大佬”。

郑南雁是携程系出身,随后自创了7天连锁酒店,并进一步将7天扩大到铂涛酒店集团,从一个经济型连锁酒店品牌一路发展到坐拥数十个酒店品牌的集团,甚至涉足高端酒店产品。但是品牌多了并不好管理,数十个创新品牌同步孵化,并非每一个品牌都能获得成功。此前,郑南雁逐步淡出公众视野,而铂涛酒店集团也被锦江系收编。

正当大家以为郑南雁已在酒店业悄无声息时,其作为大股东的鸥翎投资却突然现身在开元酒店背后,比较有意思的是,鸥翎投资与携程的关系也颇为微妙。

此番对于开元酒店的私有化也被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是郑南雁在出售铂涛酒店集团后,通过资本运作卷土重来之举,尤其是开元酒店麾下以高端产品为主,这或许也可以一圆郑南雁的高端酒店梦。(乐琰)